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feGarden映像館

欢迎来到 Porco Rosso 紅の豚 的图片世界

 
 
 

日志

 
 
关于我

站得越高,越知道自己渺小。生活就是最大的艺术,每个人都是艺术家,用自己的方式对生活进行着诠释。

网易考拉推荐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2011-12-24 11:16:4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孩子都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专访德国工业设计之父Dieter Rams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 紅の豚 - CafeGarden映像館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 紅の豚 - CafeGarden映像館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 紅の豚 - CafeGarden映像館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 紅の豚 - CafeGarden映像館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 紅の豚 - CafeGarden映像館
  
德国工业设计之父:孩子不可能拥有所有玩具 - 紅の豚 - CafeGarden映像館
 

 

当苹果设计总监Jonathan Ive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得到一个博朗MPZ产品,多年后他仍对这件产品有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他之后设计的许多产品中都不难看出他对这位博朗设计师所表达的敬意。这位影响了德国乃至全球产品设计风格近40年的工业设计教父便是Dieter Rams。

在苹果公司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产品设计奇迹的时候,难免有好事者拿Dieter Rams早年的作品出来,指出苹果的产品与之有太多相似之处,指责Jonathan Ive“借鉴”的过于明显。对此Dieter Rams却表示,如果他可以设立并颁发一项国际设计大奖,他将毫不犹豫的把它颁发给苹果公司,Jonathan Ive。

“我当然知道Jonathan Ive受过我的启发,他曾给过我一些他设计的产品,并且他总是指出他的灵感来自于我的作品。我私下见他时,感觉就像见到了以前的自己,回到了以前我任职的设计部门,以前我就职的公司,有着相同的氛围。他跟我就好像一个人,气场相似。” Dieter Rams对记者说,“所以我的回答是,如果我能创立并颁发一个设计奖项,我将给他这个荣誉。”

《21世纪》:作为工业设计的引领人和制造者,有许多设计师都受到你的启发,而您对下一代工业设计师有什么嘱托?

Dieter Rams:每一代的问题都不简单,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能源问题的越发严重,下一代的设计师所面临的问题看起来似乎确实非常多。设计师肩上的责任越来越复杂,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通过设计改变世界。

《21世纪》:作为一名设计师,在您个人的职业生涯中遇到困难时,或者思考出现瓶颈的时候,您是如何克服的?

Dieter Rams:我不知道我是否正确理解了你这个问题。我这一生主要为两家公司工作,与一家公司建立亲密的委托关系是十分重要的,我十分幸运能找到这样的合作方,愿意冒风险来寻找一种新的设计方法。当时是处在战后这样一个非常的时期,许多公司都面临倒闭的危机,大多以复制旧产品为生,以这个方式运行的公司也有能获得一定成功的。所以尝试新事物在被权衡过程中是有风险的,所以我十分幸运能找到愿为风险买单的公司,这一状况一直延续到现在。设计师们应当尝试设计新东西,有义务去学习研究,但不是所有的设计师都这么幸运,总能找到为新东西买单的客户。

《21世纪》:当Jonathan Ive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便对您设计的产品有了深刻的印象,现在他通过自己一些产品设计表达了对您的敬意。对此,你的看法是?

Dieter Rams:如果我有钱——虽然我现在还是没有钱--我要设立一项设计奖,像诺贝尔奖一样。今天的设计界有很多奖项,包括在德国的一些设计评选活动。设计师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得一个“best design”的奖项。甚至,有些奖项他们还可以花钱买到,当然价格并不便宜。但是最好的设计本应十分纯粹,不该如此复杂。如果我可以颁发一项国际设计大奖,我要把它颁发给苹果公司和Jonathan Ive。我十分荣幸在洛杉矶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过一场展览,并被邀请去参观苹果的设计部门,以前我从来没有被人邀请过。

《21世纪》:有人认为Apple和 Vitsoe是为数不多的将设计摆在极其重要位置的公司,您认为大多数公司选择以保守方式设计产品的原因是什么?

Dieter Rams:这是个好问题,我一直在提这样的问题,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是有一些公司不重视设计的作用,而更看重直接利润。和几十年前相比,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多少好转。不只是在工业设计领域,在建筑设计界以及我们周围的环境中,这样的现象都不少见。作为设计师,我们需要一直保持开放的视野,同时怀抱希望。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和人改变态度,思考我们今天应该怎么生活,到底依靠哪些东西生活?这样他们就会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

《21世纪》:您有没有什么一直想实施,却无法实现的项目或设计呢?

Dieter Rams:我当然有很多想做却无法马上着手的事。我总是忙于做那些我必须做的事儿。我负责设计的产品数量实在太庞大,我甚至已经不记得具体的数字,也许超过一两百件。

我同时在一些汉堡艺术学院任教,由于设计工作的关系,两者常常难以兼顾。不过我总是在跟我的学生说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需要思考如何才能重新设计世界范围内的回收站(gathering stations)。这是我个人非常想去尝试的项目。

物品循环是非常复杂的但需要好好研究的事情。其中的技术性难题是,我们怎么才能回收旧物?我想到的办法是对垃圾回收中心进行改造,在回收站中对弃物进行分类,将那些仍可用的旧工业产品送回厂家,但是政府对这个想法不感兴趣。

同样存在问题的还有电力系统,这一系统需要考虑与景观的协调关系,那些老的系统经常能与景观融合在一起,譬如在荷兰。而新的电力系统则替代了景观本身,这种项目已经超出了设计本身,还与工程技术相关。我们今天都在寻找新能源,譬如太阳能板,这些都需要考虑到与自然景观的关系,但是没有人注意这些事儿。

这些事情都不是仅靠设计师本人能解决的,需要与其他行业合作。所以,虽然还有许多事儿都是我计划想要去做的,但我现在已经80岁了,已经不再工作了。

《21世纪》:您如何看待设计中的全球化,您认为设计中是否应该保留地域特色?您怎么理解设计的未来走向?

Dieter Rams:我并不了解未来,但我会仔细的观察未来的走向。我相信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行为,我们要思考未来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今天,交流已经不是问题了,我们能很容易地知道世界那头发生了什么,理解才是真正的问题。设计师对全球化这个问题的理解和疑问不应该总是停留在一些表面的事情上,而是要思考,如何利用设计让大家的生活水准趋于一致,实现人类的互相尊重和友爱。

《21世纪》:现在很多人都在使用iPhone,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很多人对产品的追捧达到了狂热的状态,设计师应当怎样对待消费主义这个问题?

Dieter Rams:这个问题同样关系到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行为。每一个孩子都必须知道:他不可能拥有所有的玩具,我们这代人同样需要知道我们并不需要拥有每样东西,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是必要的。并且即使到未来,我们也应该这样持续对自己发问。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