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feGarden映像館

欢迎来到 Porco Rosso 紅の豚 的图片世界

 
 
 

日志

 
 
关于我

站得越高,越知道自己渺小。生活就是最大的艺术,每个人都是艺术家,用自己的方式对生活进行着诠释。

网易考拉推荐

转老爸博客日志《自驾车西藏行之 夜过金沙江》  

2008-06-08 23:24:5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于对川藏线的敬畏,临行前曾反复告诫自己不要走夜路,可就在出川进藏的时候,还是在无意中钻进了夜幕下的山路。

    2006年8月10日,也就是我们出门后的第六天,在世界第一高城理塘经历了剧烈的高原反应之后精神百倍地上路了。早就听说理塘到巴塘的路特别难走,于是思想上应该有了很好的准备。从理塘出发一路走来,感觉路况之好远出乎我们的预料,正在祈祷路况就这么下去多好,眼前破损的公路却迎面扑来,在有的地段,你甚至很难相信这条“路”居然是著名的318国道。我们发现那些比较难行的公路一般是由于自然损坏或是正在进行建设造成的,而有时候正在建设地段的难行程度比较起自然损坏的路段来说往往有过之。

    爬行到了中午,在路边的小镇上为肚皮简单的装了点食物就匆匆上路了。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出小镇不久,就遇见了封闭式的修路。由于时逢午餐时间,修路的武警和藏民们都吃饭去了,只有将公路封堵得严严实实的大型沥青铺装机械静静地横卧在路上。期间,有碾过还是热的、刚铺好的沥青路面,试图从铺装机旁边狭小的空间钻过去的车,却因无法通过只好留在了路边;也有等待不及有可能绕行其它道路的车就地调头绝程而去的。面对请求把铺路机稍微让开一点好让小车通过的司机,刚吃过饭稍事休息就接着工作的战士和藏民,用仿佛没有听到的表情给于回应。无可奈何的5个小时以后,铺装机终于因为工作时间到了慢慢地退出了霸占的道路,久等的车辆纷纷加足马力,一辆紧接着一辆很是有次序地重新上路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刚才好象关系还是比较紧张的修路人员和驾驶员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修路的战士和藏民面对汽车扬起的巨大灰尘,竟然没有一个人用手捂住口鼻,大都朝着疾速通过的车辆和蔼地挥手;而这些车辆在经过衣着褴褛、面容脏黑的修路人员时,拼命地按下喇叭,借此来表达对他们真诚的敬意。刹那间,我真真切切地感到了在这个尘土飞扬的318国道上,在这个远离城市文明的大山沟沟里,极其自然而流畅地奏响了一曲修路工人和汽车司机之间质朴、动人、和谐的交响乐章。

    巴塘给人的整体感觉是比理塘要大,城市的风格和基础设施也比较理塘要时尚得多。看看时间还早,想在天还亮着的时候多走点路,于是就询问了当地老乡前面道路的情况,老乡指着我们脚下新修而平整的水泥路告诉我们,前面的路很好,一直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路况了。情绪愉悦的我们没有在这里停留,一直朝着老乡指引的方向继续前行。谁知好景不长,令人轻松、兴奋的路没跑多久,好象离开巴塘县城不远,正在修的烂路、破路又拌着我们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们凭着直觉直行了一段后感到不对劲,就折反回来向在岔路口歇息的老乡打听西藏方向怎么走?老乡很是不屑地叫我们右行,在弄清了方向谢过老乡以后我们再次上路了。

    在回来以后我们才搞清楚,我们当时所处的这个地方就是四川的边境小镇—竹巴笼,那天中午我们在修路的地方等待时,有一辆停在我们后面的三菱车,车上几个包车游西藏的年轻人曾经说过当晚他们就在竹巴笼过夜,这就说明了他们的司机因为十分熟悉这里的情况而做出的决定,我们则因为不清楚路程和路况却继续前行了。从竹巴笼出来右拐,就是四川和西藏两地的分界线——著名的金沙江和连接两地的金沙江大桥。我们当时走的是老的大桥,后来通过晚些时候去那的车友发的帖子知道新桥通车了,新桥上面还立着一块“西藏界”的牌子。可能因为这块牌子很有纪念意义,以致每位驾车经过这座大桥的游人,都会在这块牌子前为自己留个影。

    我们在黑夜中过了当时并不知道叫什么的桥,接着又在江对岸面临左右两个方向的选择上犯了迷糊。当时的天真是那个叫黑啊,是那种能够让你真切体会到什么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就在这个令人不知所措的道口,莫不是叫“藏獒”的狗发出了令人充满恐惧的狂吠,一声凶过一声从不知道的多个方向传来,为本来就因为漆黑、寂静而惶惶不安的黑夜更凭添了许多惊恐。借着向前方照射车灯的余光,我们隐隐约约感觉到距我们近二十余米外的一仄破旧的土坯墙边似乎蹲着一个人,虽然不敢近其身边,但还是强打精神壮着胆子高声打探,在从含糊不清的回答中经过辩别、分析得出应当左行的结论并表示感谢以后,马上跳上车缓缓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般来说,两个行政区域间的衔接地相互联系的公路状况是不会太好的,更何况是在我国的西部。在离开四川进入西藏的地域以后,迎面而来的就是座座石山。也许是车灯照射范围的局限性,在我们的眼里只有光凸凸的石山和用破碎了的山石铺就而成的路,人们常说的“拐子弯”在这里不时出现。就在这段山路的行进途中,我们甚至有过因前方路况不明而只好停车下来观察路面的情况。在这段黑夜里,为了恐吓可能出现的歹人和减少走山路的紧张心情,我们还打开了出发前加装在机仓内的频闪警示灯,同时又支起了车顶的警灯。行车的沿途根本感觉不到车窗外是些什么状况、前方的目的地还有多远,只知道在无止尽的山路上颠簸前行。

    在这种状况下默默地行驶了数个小时,终于感到脚下的路变得似乎平整了起来,从地图上看到在这附近好象有一个温泉驿站,于是便有了些继续前进兴趣。估计可能是地图上的温泉并不在路边或是根本就没有被我们发现,漆黑的前方逐渐使人失去了继续向前行走的信心,被笼罩在黑咕隆咚夜晚里孤寂的小车显得特别的无助和无奈……

    大凡事物总会有始终的,这不,经过硬着头皮木然地继续向前,最终仿佛听天由命似的到达了进藏后的第一个县城----芒康。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